多彩彩票|官网

不过马岱也不好对付这扔下零碎让他给躲开了

   甘宁闻言是微微点头,“伯瞻,一起!”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 马岱这个人,别看他被人在心里腹诽不少,但是说起来,确实不单单是个本事不错的人,他也真是,你比他强,他还是能佩服你的,嫉妒心不是那么特别重。就比如说如今都甘宁,他对其人也算是比较佩服,这个倒是不错。所以马岱除非比较小心眼之外,这个其他方面,倒是还算可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城头的霍峻是把城下两人所说的话,听得是一清二楚。他对此不过就是一笑而已,毕竟哪怕今日多了一个甘宁,但是给他的感觉,虽说是压力变大了一点儿,但是却也更加高兴,只有压力越大,才能让自己更能进步,这所说不是说说而已,但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可能。
 
    至于说其他什么惧怕,那还真是没有。对于霍峻这样儿的人来说,面对再多人攻城,再多的将领,他除了兴奋之外,还真是不会怕什么。就如今日,看到了甘宁也跑这儿来了一样儿。他心里除了更加高兴,更兴奋之外,其他的,没了。
 
    马岱和甘宁都登上了云梯,霍峻则是早让士卒好好招呼凉州军了,尤其是两人,霍峻是亲自动手,就想要给两人逼退!
 
    对他来说,这在短时日内对付两人,说实话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。如果说时日久了,这个就连他也是没底。毕竟城池都是久攻必失,他可没认为自己能永远守得住江陵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马超看着马岱和甘宁带兵攻城的时候,突然是从后面传来己方快马的喊声,“急报!急报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。心里是咯噔一下!能不这样儿吗,这快马这么喊。显然是出事儿了,要不然不可能这样儿。不是好事儿啊。结果这个时候快马已经是来到了马超身旁,下马忙说道:“禀主公,曹孟德带兖州军入寇司隶,雒阳失守!”
 
    什么?马超一听,心说完,果然是坏消息啊,这曹操带兵去了司隶?雒阳还丢了?这不单单是坏消息,还是大事儿,大了去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平静问了一句。“严颜将军如何了?”
 
    快马回道:“严将军带残兵撤退了!此次战事……”
 
    显然这快马是严颜派来的,所以他还是比较了解雒阳城的情况的,因此是简单给马超讲了一下,这雒阳到底怎么丢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里是直叹气,如果说他一点儿都不在乎雒阳城,那不可能。但是要说他如何如何在乎,那也不对。说起来他心里叹气,还是因为曹操的手段。而且还确实是老谋深算,深谋远虑。这自己是怎么也想不到,当初虽说觉得自己带兵一来,结果还没怎么下狠手。人家就跑了,确实是没觉得怎么样儿。虽说感觉有点儿怪异,可没怀疑太多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一看。却是什么都明白了。可不是吗,这事儿如今这么一说。自己都知道了,如今再往前看。可真是疑点重重啊。不过这事后诸葛亮,可真是不好,不可取。
 
    因此他也只能是对快马摆了摆手,先让他下去,然后等对方离开后,他才对郭嘉苦笑道:“奉孝,咱们都被曹孟德摆了一道!‘不吃一堑,不长一智’啊,这雒阳城丢得值!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也只能是抱以苦笑了,还别说,这自己主公的话不错,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认为的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个雒阳城丢了,还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,不过自己主公这是增加了不少经验,这还真是,难得。郭嘉此时此刻,他也只能是这么想了。哪怕他也是有着一丝的惭愧,毕竟当初自己也是没看出来曹操还有这么一手,可当时觉得有那么一丁点不对,可却是没往深究。如今来看,当初所有人都大意了。
 
    不过即便是如此,郭嘉也不是看不开这个的人,而且除了城池丢了之外,其他方面,己方也没有损失那么多。至少严颜没事儿,那么其他的,己方都损失得起。但是郭嘉也知道,这当初自己也是大意了,而这样儿的事儿,说是自己主公吃一堑长一智,这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儿呢,其实都一样儿。
 
    所以郭嘉此时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其实主公,嘉也觉得是自己也如此,也当吸取教训才是啊!不可小觑了天下人,更不可大意轻敌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闻言,对此点了点头,“确实如此,这也是我想说的!好了,这事儿就这样儿吧,哪怕是他曹孟德亲自带兵入寇司隶,可司隶却也不是他想如何就如何的。这雒阳他们能出奇计夺取,但是其他地方,我就不相信还能如此?”
 
    当然是不可能了,这雒阳不过是个例而已,却不是所有中的一个。这当初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派,所以就只有雒阳派去人了。再说也真是没有那么多忠于曹操的将领,他还能不知道吗。所以要真是有那个条件的话,曹操还能放弃这样儿的事儿,所以……
 
    崔安此时说话了,“主公,给俺一支人马,俺带去司隶,和那兖州军厮杀一场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崔安的话,自然是给他劝住了,“行了,这事儿就这样儿吧。我相信他们!”
 
    这里的他们指很多人,像是黄权、吴氏叔侄等等,他们可都是在司隶,马超至少知道,他们对付兖州军,还是能顶一时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自己主公显然是不支持自己的想法,崔安也只能是暂时偃旗息鼓了。不过他也想了,这自己主公要真是发兵司隶,估计第一个所想的,就是自己。不管是他亲自带兵,要带着自己去,还是让其他人带兵,肯定都少不了自己就是了。说起来,这就是崔安的想法,他认为,这也不用自己去攻城,所以两军对垒,还能少了自己吗。
 
    其实他的想法,还真是有道理,马超如今对他是放心不少,所以哪怕他不在崔安身边,如今马超也是可以让他自己去做什么了。毕竟崔安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还真不是二十多岁那时候所能相比的。
 
    如果说当初的崔安是没出生多久的老虎,还在成长中的老虎,那么如今就是已经经历了多少风霜之后的老虎了,也是要慢慢老去的老虎了,差不多就是这样儿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再一次看己方的攻城战事,不过哪怕是多了一个甘宁,这虽说是减轻了马岱的压力,增加了霍峻的压力,可对付江陵城,己方依旧是没有太大的建树。
 
    他看着激烈进攻的己方人马,马超心说,难道今日还是会如此?这霍峻虽说厉害不假,但是这难道甘宁加马岱,也不是其人对手?
 
    马超当然不会这么去确定认为,但是如今的情况,却是不得不让他这么去想。如果说甘宁和马岱,真能对付得了霍峻的话,如今应该不会还是这样儿吧。(。。)u
 
 
第六五二章 曹孟德兵临雄关
 
    两个高水平的对手,确实是给霍峻增加了压力,毕竟多了一个甘宁,其实多了不少东西。(www.MianHuaTang.cc 棉花糖小说)但是霍峻当然还能应付,对他来说,这第一日,就是比平时要更加注意,让自己拿出更多精力来对待守城的战事。而且他只能顾及一个,要不就是这一侧的马岱,要不就只能是另一侧的甘宁,不可能同时顾及到两个人。
 
    所以他还是先对付马岱,至于甘宁,只能是先让士卒对付了。不过马岱也不好对付,这扔下零碎,让他给躲开了,上了热油,终于是给他逼退了下去。而等霍峻再顾及甘宁的时候,发现己方的士卒根本就对其没有什么太大威胁,因为人家都快要上到城头来了!霍峻一看,是赶紧指挥着士卒,把刚烧好的热油对着甘宁就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还别说,这么一下,甘宁不下去,还真就躲不开。所以他也只能是在心里暗骂着,然后便跳落云梯——
 
    他们的本事,至少在攻城上,那是要超过自己的。不过要说守城。他们自然是不如自己了。
 
    霍峻此时微微一笑,心说你们虽说没中招。可也迫不得已下了云梯,这自己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!
 
    而马岱和甘宁。自然是没有气馁,都知道霍峻的厉害,所以这些也都算是在他们所料之中。不过甘宁这是第一次带兵进攻江陵,所以被霍峻给逼退,他心里也是不爽,也不那么服。不过他也知道,其实真说起来守城,这天底下能超过其人的,真就没有几个。就说己方这边儿,也不敢说就有超过其人的——
 
    最后的结果,哪怕是甘宁加入的第一日,可也终究是没能登上江陵的城头。这江陵确实是比一般般的地方难攻,这是肯定的。所以在郭嘉的建议下,也是马超的认可,最后就鸣金收兵了,马岱和甘宁无奈,只能带兵撤退。
 
    在马超的中军大帐中。不知情的马岱和甘宁,听到自己主公说道:“司隶快马来报,雒阳,已经丢了!”
 
    两人一听。确实都是惊讶了一下。可不是吗,雒阳是什么地方?虽说不是己方大本营,可也算是重兵之地。而且确实是城高水深,但就是这么个坚城。也说丢就丢了?不用说,肯定是兖州军干的好事!
 
    因此。马岱便问道:“敢问主公,是否是兖州军入寇司隶?”
 
    “不错,正是如此!曹孟德亲自带兵,雒阳失守!说起来”——
 
    听到雒阳失守的过程,就是马岱和甘宁两人,他们也是不胜唏嘘,而且心里也确实是很遗憾。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毕竟说起来,这不是己方真就不如他们兖州军,是,也是有不如他们的地方,就是中了他们的计,但却不是己方战力不如他们。所以能守住的城池,却是因为人家的计策而丢了,这也不得不让两人感到遗憾。
 
    如果说自己是严颜的话,心里肯定也憋屈,毕竟这事儿落到谁的头上,谁不憋屈?谁能甘心?不是己方真就不如人家,实在是没能识破人家的计啊,还得喝人家的洗脚水。
 
    不过马岱和甘宁也知道,如今城池都丢了,这时候再说什么,其实都没有用了。说起来如今的己方,也就是只能吸取教训,如此而已。至于说其他的,说再多,也没有用啊。
 
    甘宁之后也是跟马超说了几句,问了一些,也算是更了解司隶的一些情况了——
 
    之后谁也没说雒阳的事儿了,虽说他们没从自己主公那儿看到什么,可毕竟还算是了解马超,所以知道他虽说是什么都没说,可这却并不代表自己主公就不会去多想什么。因此没有人会去找那个不自在,所以没有人再去说雒阳的事儿了,反正不管如今说什么,雒阳都已经丢了好几日了。如今的司隶,也是被兖州军入寇,还不知道后事如何。
 
    雒阳的成功夺取,而且还是当初己方埋下的棋子取得了成绩,这不得不说,让曹操心里是倍爽。对他来说,这一个城池,确实不是他所看重的。哪怕雒阳是天下坚城,也是天下名城,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军事重镇,但是曹操看重的真都不是这个,而就是这些年,和凉州军的争斗,鲜有能占到什么便宜的,可如今呢,终于是让己方占优了,他还能不高兴吗。
 
    同样儿,他手下那些人,也是和自己主公一样儿,都是心里高兴。因为虽说凉州军不是像噩梦一样儿,给他们如何如何,但是这些年,他们确实也憋屈了不少,——
 
    所以这如今有机会报仇雪恨,这他们当然是心情愉悦的。
 
    休息了两日,曹操带兵继续进攻,对他来说。在司隶的地界,除了雒阳长安之外。其他的地方,他确实没有看得那么重。而且他也不认为其他地方就能阻挡住己方的脚步。尤其还是亲自领兵。这不是曹操过于自信,而是他认为在马超不在司隶的时候,这自己不说是已经没有敌手了吧,可也真是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司隶没有人吗?当然不是,曹操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。可是作为凉州军的领袖人物,主公马超没在,可以说真是差别大了去了。这就好比自己不在兖州,那么无论是敌军来攻,还是说那个皇帝给自己找点儿什么麻烦。这己方的人在自己在许都和不在许都的时候,那能是一样儿的吗。就是那些世家大族、豪强地主、富商巨贾等等,他们也是一样儿。
 
    自己在的时候,有些人是一个样儿,那么不在的时候呢,却可能是另一个样儿了——
 
    从雒阳西进,函谷关下,曹操在马上看着雄关屹立在前,阻挡着己方前进的脚步。
 
    函谷关。实在是太熟悉了,不单单是曹操熟,就是他手下众人,不管文武。哪个不熟?以前都不知道来过多少次,可如今这地方,却是人家凉州军的地盘。还阻挡着己方的脚步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